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季氏宗亲网

天下季氏一家亲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找宗亲 续血脉 寻根源 连谱系 访宗族 探宗祠

季芝昌  

来自季永斌   2012-01-17 22:26:50|  分类: 季氏名人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季芝昌,(1791-1861),字云书,号仙九,江苏江阴人。出身仕宦之家,父季麟,曾任钜鹿知县。嘉庆十四年(1809年)季芝昌随父到钜鹿。十八年(1813年)季麟因镇压民变不力,被撤职,遣戍新疆伊犁,逾年卒于戍所①。季家随之衰落。

芝昌年逾四十,成道光十二年一甲三名進士,授編修,散館第一。未幾,大考第三,擢侍讀,督山東學政。十九年,大考複第三,擢少詹事,晉詹事,典江西鄉試,督浙江學政。母憂歸,服闋,擢內閣學士。二十三年,授禮部侍郎,督安徽學政,調吏部,又調倉場。二十八年,命偕定郡王載銓籌辦長蘆鹽務,清查天津倉庫,疏陳:“蘆鹽積累,各商憚於承運,懸岸至四十餘處。請將河南二十四州縣仿淮南例改票鹽,先課後引。直隸二十四州縣限半年招商招販,無商販即責成州縣領運,或由鹽政遴員官運。支銷浮費及官役陋規,永遠裁汰。每年應完帑利,灘及通綱額引,與正課一律徵收。其協濟補欠充公等項加價名目,概行革除。並於各引鹽加斤免課,每斤准其減價敵私。”詔依議行。

二十九年,偕大學士耆英赴浙江閱兵,並清查倉庫,籌辦鹽務。途經東河、南河,查詢節浮費、裁冗員事宜,奏減東河正款二十萬兩,裁泉河通判、歸河通判,南河每年用款以三百萬兩為率,減省五六十萬兩,並揚運通判於江防廳,改為江運同知,裁丹陽縣丞、靈壁主簿、呂梁洪巡檢,從之。耆英病留清江浦,芝昌獨赴浙江,疏陳變通鹽務章程七事:杭、嘉、紹三所引鹽,分別加斤,止令完交正課;松所引鹽,酌裁科則;虛懸口岸,選商接辦,並籌款收鹽;緝私責成官商,由運司審覈;緝獲私鹽,分別充賞,及補課作正配銷;禁革引地陋規;覈裁巡驗浮費。尋查州縣倉庫,統計實虧之數,多至三百九十餘萬,請將虧數最多之員,革職,勒追;不足,則由原任上司按成分賠,或由本省各官分成提補;其有欠在胥吏者,尤嚴補追,毋任倖免:並從之。

授山西巡撫,未一月,召署吏部侍郎,命在軍機大臣上行走。尋授戶部侍郎。三十年,擢左都禦史。咸豐元年,出為閩浙總督。艇匪在浙洋劫掠山東兵船,被剿遁閩洋,遣水師截擊,賊眾畏罪投誠,分別安置。二年,兼署福州將軍。疏請停罷捐納舉人、附生之例;又奏禁鹽商代銷官運,以杜取巧:並從之。尋以疾乞休。

芝昌以文字受宣宗特達之知,嘗曰:“汝為文,行所無事,譬之於射,五矢無一失。”及查辦長蘆、兩浙鹽務稱旨,遂驟進膺樞務。甫數月,宣宗崩,文宗猶欲用之,畀以外任。未一歲,謝職歸。久之,卒於家,未予恤典。光緒初,署閩浙總督文煜奏陳政績,追諡文敏。子念詒,道光三十年進士,官編修。孫邦楨,同治十二年進士,官至福建布政使。

論曰:承平,士大夫平進而致列卿,或以恪謹稱,或以文學顯,固不能盡有所建樹;或餘澤延世,子孫複繼簪纓,若白鎔、那清安、升寅諸人是也。季芝昌晚遭殊遇,已值宣宗倦勤之年,暫任兼圻,奉身而退,其見幾知止者耶?

 

道光初年,季芝昌由举人考取国子监学正、学录,递升助教。十二年(1832年)成进士,授翰林院编修。次年散官大考,列一等一名。历任侍读、山东学政,署日讲起居注官,任会试同考官、詹事府少詹事、江西乡试正考官、浙江学政、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。后丁母忧回乡,二十二年(1842年)服阕回京后,补原官,充大考翰詹阅卷大臣、考试试差阅卷大臣、礼部右侍郎、顺天乡试复试阅卷大臣、安徽学政、吏部侍郎、庶吉士散馆阅卷大臣、殿试阅卷官、朝考阅卷大臣、户部左侍郎兼管三库事务、武英殿副总裁等职。

随之,清廷以季芝昌“忠谨廉介,可任艰钜,不复欲以校文角艺相属”,而以“军国”大事相任②。二十八年(1848年)受任为户部仓场侍郎,赴通州任。在任经周密调查,偕满族侍郎德诚上奏,揭示作为“交粮汇总”之地的通坝,“吏胥经纪窟穴其中,弊端百出”。每年运粮船一到坝口,就有“首事头丁”从中渔利,“影射浮开”,而且年年相因。建议经办漕运之地方督抚速饬所管粮道,传集各帮在通坝办事的头丁,督令细开通坝用帐,然后上报仓场衙门按款严查,分别应裁应减,勒石永遵③。此议得以允行。年底,受命与定郡王载铨往直隶(今河北),会同直隶总督讷而经额查办长芦盐务,并清查天津府属仓库。长芦盐区在渤海沿岸,是北起山海关南至黄骅县盐场的总称,产盐行销直隶、河南两省。因明代设盐运司于长芦(今沧州市)而得名,清康熙后改驻天津,但名称未改。自宋朝以来,官盐一直采用引盐制度,即商人交课领引,凭引运销食盐。清朝自乾隆以来,“因浮费重而欠课,欠课多而加价”,官盐价贵,私盐乘机而起;官盐无人承办,盐课无法收纳。到道光末年,“长芦积弊已深”④,“未运积引五百余万,未完积欠至二千余万”⑤。朝廷派员“迭次整顿调济,总无起色”。季芝昌接任后,同载铨从葛沽到大沽,仔细查勘沿岸盐滩情况⑥,“周咨博采,操笔扼算,竭十数昼夜之力,酌定章程上奏”⑦。奏折中指出,长芦盐业由于积弊甚深,商人都不敢承运,因而悬岸(无商承办盐务之地)已达40余处。他提出:“裕课必先恤商,恤商必先减费”,建议每年应交帑利,摊到通刚额引,与正课一起征收,而将杂款详加核减,将“协济”、“补欠”、“充公”等项加价名目及各州县陋规全行裁汰。同时每斤盐价减钱二文,每引盐(“引”为运销食盐的重量单位,原为300斤一引,后有加增)加150斤,增斤不加课。通过这项措施,使商人有利可图而乐于承办,使私盐难以维持。此外,将河南20个州县仿淮南地区,改“引盐”为“票盐”(“引”和“票”都是商人缴纳盐税后政府发给的运销食盐凭证,但引盐有销售地域限制,票盐则没有);直隶二十四州县限半年内招商招贩承办,无商贩承办即责成州县自行领运,或由盐政派员官运,“以济民食”。这些建议得以允行后,“长芦盐务为之一变”⑧。

二十九年(1849年)正月奉命与大学士耆英驰赴浙江,查阅营伍,并清查仓库,酌办盐务。赴浙途中,顺道查询东河、南河(“东河”指河南、山东境内的黄河和运河,“南河”指江苏省长江以北的黄河和运河)节浮费、裁冗员事宜。季芝昌调查东河情况后,提出将每年应领正款核减20万两,裁泉河、归河二通判。又奏请南河每年用项裁减五六十万两,改定为300万两;并扬运通判于讲防厅,改称江运同知;裁撤丹阳县丞、灵壁主簿、吕梁洪巡检。上述建议都得允行。因耆英患病留清江浦(今江苏清江市),季芝昌独赴浙江,朝廷改命季芝昌在浙专清查盐务、仓库事,毋庸阅伍。季芝昌调查浙江盐务情况后,提出《变通盐务章程》七条:(一)杭(州)、嘉(兴)、绍(兴)三所引盐,分别加斤,止令完交正课;(二)松(江)所引盐,酌裁科则;(三)虚悬口岸,选商接办,并筹款收盐;(四)缉私责成官商,由运司审核;(五)缉获私盐,分别充赏,及补课作正配销;(六)禁革引地陋规;(七)核裁巡验浮费。又会同署藩司汪衡甫清查浙江州县仓库,一个半月内,夜以继日,“将三十几年来轇轕纷乱之处,悉数勾稽无隐”⑨。经查验核实,全省各库亏空银两达280余万两,谷近12万石,米3000余石。他提出“查出实亏之数而不亟为筹补,则久亏仍属虚悬;既查明致亏之由而不密为防维,则新亏尤难杜绝”,如将亏缺之款放到摊派,则原亏之员置身事外。他建议将银粮全部完纳的官吏给予优奖,亏数最多的要革职勒追,并视亏损数量大小确定处分之轻重、追款期限之长短。各员追不足数,由原任上司按成分赔,或由本省各官分成提补;胥吏差保拖欠的更应严加补追,勿使幸免⑩。朝廷同意其建议,并下所司议行。

同年五月授山西巡抚,但仍负责清参浙江亏损各员,经核查上报,富阳知县等4名官吏被革职。不久应昭返京,署吏部右侍郎,在军机大臣上行走,署管理户部三库事务,授户部左侍郎仍兼吏部右侍郎。三十年(1850年)充实录馆副总裁、都察院左都御史、拔贡朝考复试阅卷大臣,赐紫禁城骑马,充实录馆总裁。

咸丰元年(1851年),因太平天国烽火已起,为防止南方动乱蔓延,朝廷任季芝昌为闽浙总督。其时,“艇匪”布兴友等在浙江洋面劫掠山东兵船后,欲遁往福建海上。季芝昌一面参奏浙江三镇官吏剿捕“艇匪”不力,一面命令提督郑高洋等统帅师船,大力围剿。又将船户棚民实行保甲编查,以切断对“艇匪”的接济11。仅数月便将这股武装剿平,布兴友等人被招抚,郭鲜等十四人因拒捕被抓获处死。此外,还率部镇压福建延平、建宁等处起事民众,剿灭台湾起事民众洪纪全部12。二年(1852年)初浙江奉化县民众为减粮价而起事,鄞县民众亦“拒捕戕官”。季芝昌闻报,令游击张从龙前往弹压,随将奉化、鄞县两地闹事首要逮捕处刑13。季芝昌刚到任,英国领事便要求进见,季以“体制不宜”而拒绝。当时英国在福州乌石山下建立医院,已经竣工,亦被季“严行禁止;退还料价”。又上奏对闽省盐务政策提出意见,认为“闽商之疲累”是由于“引积销滞”、“本重利轻”,因而在其他省盐引加斤可恤商,减价可敌私,但在福建效果却相反,所以他要求闽省盐务基本仍照旧章,“因时因地斟酌而损益之”。具体做法是严缉私盐使帮销日畅,酌减浮费使商本渐裕,从严考核官盐,立法稽查商盐等。同年六月兼署福州将军后,奏请朝廷拨款50000两,借支28000两,建造大型战舰,配铸炮位,以对付“洋匪”。当时因镇压太平天国军费开支浩大,户部建议推广捐例,捐银300两者可作为附生,贡监生捐银5000两可为军功举人。季芝昌与福建巡抚王懿德上奏表示反对,认为此举不但“有碍士趋”,而且“致伤吏治”,将“失朝廷求贤之意,寒士子上进之心”。又奏请禁止各级官吏将官盐转交商人代销,以杜取巧。上述奏议都被接受允行14。

不久,因病辞职,归居常熟。因捐备军饷10000两,赏戴花翎。三年(1853年)朝廷下令各地官绅兴办团练。时季芝昌虽因足疾不能出户,但仍与远近官绅函件往来密切,并捐资首倡,为办团出力,以冀抵御太平军的进攻。太平军攻克苏州、常熟等地后,季芝昌避居南通,时病情已十分严重。十年十一月三十日(1861年1月10日)死于南通寓所。

光绪初年,因署闽浙总督文煜奏陈季氏政绩,追谥文敏。季芝昌颇有文才,早年屡次考试都名列前茅,曾任各种高级学官。道光皇帝对他十分赏识,曾赞叹其参加考试,好比善射之人,穿杨百中,一矢不失15。著有《丹魁堂诗集》7卷、《感遇录》1卷、《丹魁堂外集》4卷、《丹魁堂自订年谱》1卷。

注释

    ①②曾国藩:《季公墓志铭》,缪荃孙:《续碑传集》,卷25。

    ③⑩1314《清史列传·季芝昌传》。

    ④⑧清盐务署:《中国盐政沿革史·长芦》。

    ⑤《清史稿》,卷123,《食货四·盐法》。

    ⑥ 《清史稿·载铨传》。

    ⑦⑨季芝昌:《丹魁堂自订年谱》。

    11季芝昌辑:《遗爱录》。

    12见林鸿年等奏折,文煜奏片,引自《遗爱录》。

    15《清史稿》本传、曾国藩《季公墓志铭》、郭寯藻《闽浙总督季公家传》等皆记此事,惟文字略有不同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19)| 评论(1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